小柳河上打鱼人

作者:星空航拍传媒 浏览: 发表时间:2020-03-13 15:08:52 来源:互联网

3月10日下午,独自一人去八一水库转转,路过小柳河大桥,看见桥下有一群撒网打鱼的人,便立即停车拍了一会。

我们聊了一下,得知十几个人是一群来自黑山、台安的打鱼人。说是盘锦河多水广,就到这里来了。我觉得,想必是知道了开河的渔汛,故追踪而来。最近辽河及其支流小柳河开河了,许多鱼从辽河溯流而上,来到这一带,大都是鲤鱼,从三四斤到十多斤不等,肚子圆鼓鼓的,全是籽。

我喜欢看渔夫打鱼,也爱拍渔夫打鱼。因我出生在湖北荆州,自幼喜欢各种捕鱼。家乡是广阔千里的江汉平原,沮漳河在这里汇入长江,江水蜿蜒曲折,九曲回肠,姗姗经过。我年少离家,客居于东北这个城市,时时思念家乡:思念那里江河襟带,天光云影;思念那里星垂平野,夜涌大江;思念那里的山峰霞举,峻岭空濛。

有的时候我觉得,捕鱼是少年时光最美好的记忆。那时懵懵懂懂与此时成熟安然,那处的波涛汹涌与此处沂水春风,中间隔却了四十多年的光阴。却被一波水,一汪鱼,一艘船,一只浆,网罗在一起,仿佛那份亲近自然的真心从来没有被日子磨砺成琐碎。波光粼粼之处,依旧有月亮在栖息。遥想当年,沮漳河边的坑塘里,大堤濠里,到处都留下了父亲撒网时的坚毅与汗水,也处处留下了我跳跃纷飞的身影和欢笑。记得从桶里跑掉的那条大黑鱼,带出了我藏不住的伤心和失望;记得摁住的那条六斤的鲤鱼,抓住了收获的喜悦和雀跃;记得勇敢沉着的舅舅,记得打着火把抓鳝鱼的四叔……历历往事,随着我镜头里的打鱼人一波一波如梦般淡淡侵入脑海,那是我故乡的气息,是我年少时的生活,是尾随着我不肯离去的深深记忆。

父亲的渔网,从棉线制作的,用猪血着色的,一沾水就十分沉重的线网,变成了轻巧的,不沾水的尼龙网。破了补,补了挂,从湖北带到了辽宁。刚开始是物质匮乏年代生活的需要,慢慢地,成了他的一种休闲方式,一种对过去的回忆。后来,他年岁大了,撒不动了,这张网变成了他的人生记忆,至今在他的柜子里宝贝般珍藏。我曾经试着撒网,看的出那是个需要力气加技术的活,我没学会。

我忽视人世间种种繁杂浮华,也不愿交际,却能在大自然呈现的语言里,找到了生命里绵延无尽的感知,找到刻骨铭心的感动和最生动的表达。以镜头为语,光线为音,我以我的方式,转述大自然充盈的思想,转述人世间深邃的记忆,转述注目和相守,转述遇见与别离。


小柳河上打鱼人

作者:星空航拍传媒 浏览: 发表时间:2020-03-13 15:08:52

3月10日下午,独自一人去八一水库转转,路过小柳河大桥,看见桥下有一群撒网打鱼的人,便立即停车拍了一会。

我们聊了一下,得知十几个人是一群来自黑山、台安的打鱼人。说是盘锦河多水广,就到这里来了。我觉得,想必是知道了开河的渔汛,故追踪而来。最近辽河及其支流小柳河开河了,许多鱼从辽河溯流而上,来到这一带,大都是鲤鱼,从三四斤到十多斤不等,肚子圆鼓鼓的,全是籽。

我喜欢看渔夫打鱼,也爱拍渔夫打鱼。因我出生在湖北荆州,自幼喜欢各种捕鱼。家乡是广阔千里的江汉平原,沮漳河在这里汇入长江,江水蜿蜒曲折,九曲回肠,姗姗经过。我年少离家,客居于东北这个城市,时时思念家乡:思念那里江河襟带,天光云影;思念那里星垂平野,夜涌大江;思念那里的山峰霞举,峻岭空濛。

有的时候我觉得,捕鱼是少年时光最美好的记忆。那时懵懵懂懂与此时成熟安然,那处的波涛汹涌与此处沂水春风,中间隔却了四十多年的光阴。却被一波水,一汪鱼,一艘船,一只浆,网罗在一起,仿佛那份亲近自然的真心从来没有被日子磨砺成琐碎。波光粼粼之处,依旧有月亮在栖息。遥想当年,沮漳河边的坑塘里,大堤濠里,到处都留下了父亲撒网时的坚毅与汗水,也处处留下了我跳跃纷飞的身影和欢笑。记得从桶里跑掉的那条大黑鱼,带出了我藏不住的伤心和失望;记得摁住的那条六斤的鲤鱼,抓住了收获的喜悦和雀跃;记得勇敢沉着的舅舅,记得打着火把抓鳝鱼的四叔……历历往事,随着我镜头里的打鱼人一波一波如梦般淡淡侵入脑海,那是我故乡的气息,是我年少时的生活,是尾随着我不肯离去的深深记忆。

父亲的渔网,从棉线制作的,用猪血着色的,一沾水就十分沉重的线网,变成了轻巧的,不沾水的尼龙网。破了补,补了挂,从湖北带到了辽宁。刚开始是物质匮乏年代生活的需要,慢慢地,成了他的一种休闲方式,一种对过去的回忆。后来,他年岁大了,撒不动了,这张网变成了他的人生记忆,至今在他的柜子里宝贝般珍藏。我曾经试着撒网,看的出那是个需要力气加技术的活,我没学会。

我忽视人世间种种繁杂浮华,也不愿交际,却能在大自然呈现的语言里,找到了生命里绵延无尽的感知,找到刻骨铭心的感动和最生动的表达。以镜头为语,光线为音,我以我的方式,转述大自然充盈的思想,转述人世间深邃的记忆,转述注目和相守,转述遇见与别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