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48.86米:恭喜珠峰,你长高了! 无人机航拍珠穆朗玛峰

作者:盘锦星空航拍传媒有限公司 浏览: 发表时间:2020-12-09 13:02:20

据新华社消息,12月8日,我国与尼泊尔共同宣布珠穆朗玛峰的***高程——8848.86米。珠峰身高就此改写。珠峰为什么要靠“人肉”测量?测量珠峰有着怎样的科研价值,又被赋予了哪些政治意义?在5月27日的这篇文章中,我们做出了解答。

第三次冲顶终于成功。8个攻顶登山队员们在5月27日上午11时整登上珠峰之巅。顶峰在云雾里时隐时现。

这并非普通登山队,而是由专业登山运动员和自然资源部***大地测量队的测绘人员构成的测量登山队。他们穿着红色的登山装,登山包里分装重达15公斤的测量仪器,在珠峰顶端立起红色的觇标。

距离印度人***次从南坡测量珠峰65年,中国人***次从北坡测量45周年之后,中国测量登山队再次为珠峰量身高。

可是这个过程并不顺利,刚到珠峰大本营,随队人员就陆续出现高反——头痛欲裂、心跳不止,几乎只能靠左手吸烟、右手吸氧来缓解,症状严重的甚至直接被送去医院。即便是经过训练的测量队员们也并不好过,有人在大本营弯腰低头捡东西都会头晕,另一个队员在二本营时血压超过200,不得不直接撤回。同时,印度洋的水汽攀上海拔6000米的高山,雪不停落,雪崩、落石和狂风使前进之路阻力重重,他们在出发之后两次回撤。

测量并未因此停滞,更何况5月是珠峰天气***的时候。5月24日,冲顶组部分人员从海拔6500米的珠峰前进营地出发,开启第3次冲顶测量尝试。

01////为什么要靠“人肉”测量

珠峰依然高峨静默,但它已不再寂寞。美国人乔恩·科莱考尔在《进入空气稀薄地带》一书中描述,“珠穆朗玛峰一直如磁石般吸引着疯子、爱出风头的人、无望的浪漫主义者和那些对现实举棋不定的人。”的确,往年每到这个季节,都会有十几到二十几支外国登山队在大本营驻扎——整个山谷会搭满帐篷,俄罗斯团队的西餐好吃,美国团队会在帐篷里设酒吧。而今年受疫情影响,只有中国的队伍驻扎在这里。

在大本营,可以看见这15年来珠峰登顶条件的改善:这里有临时医疗点和高压氧舱;每隔2—3天会有车运送蔬菜、水果和肉类;在商业登山的驻扎点,有集装箱式的抽水马桶;尽管供电断断续续,但还是勉强可以打开取暖器取暖;甚至连台球案子都被搬上了珠峰。

但大本营外的世界依然严酷。

目前,珠峰脚下除大本营外的五个交会点上各驻守着两名测量员。好几个交会点连一块搭小帐篷的平地都找不着,测量员只能睡在斜坡的雪窝中。点位上没有电,没有水,风大,寒冷,只能喝煮过的雪水,吃方便面、卤蛋和压缩饼干。一位名叫张兆义的队员借着往来大本营和二本营的机会,在背包里塞满给兄弟的给养。

尽管这些年来珠峰商业化十分成功,换句话说,哪怕是一个业余的有钱人,通过训练,成功登顶珠峰不再是太难的事。但从另一个角度说,攀登珠峰的实质从未改变。但凡踏足这里,就意味着要承受巨大的生理不适。大本营附近,空气里的含氧量只有海平面的50%左右,在8000米以上高海拔区域,这个数字降为三分之一。

大脑功能会随着血氧含量降低而下降,“从内而外揪拽,刺痛,生无可恋的那种头疼。”一位登上珠峰的人曾如是描述。而肺部由于血管的急剧收缩而肿胀,心脏为了供氧而超负荷工作,如同鸣冤的大鼓一般敲打。血液转移向肌肉,消化道开始缺氧,81%的登山者因此产生反胃或呕吐的反应。

测量队则面临着比一般攀登者更重的负担——在4月时的前期测量里,每人每天要背负15公斤的仪器设备和给养,包括测距仪、重力仪、觇标等。

也因此,在队员们出发之前,外界提到最多的问题,就是为什么都到2020年了,在有卫星遥感影像、无人机等技术的今天,测量珠峰依然要靠人爬。

对于这一问题,国测一大队队长李国鹏的解释是,珠峰峰顶气流不稳定、多大风、气温低,测量型无人机目前尚无法在峰顶飞行,也尚无机器人顶峰作业经历。而卫星遥感影像技术目前主要用于地表的监测,获取地表位置的信息。然而从高程测量的角度来说,它的精度只有两米左右,不能达到测量要求。

外界提出的直升机空降则更不可能:珠峰顶上的地方非常小,飞机是不能降落的,那只能飞机让测量人员和设备空降。然而运动过程中,飞机的螺旋引起的风有可能引起冰雪的崩塌。

而且无人机和卫星遥感影像技术可以测量的是雪面高度,而人工到峰顶,则可以检测出冰雪的深度。无论是1975年的人工插杆还是2005年的雪深雷达,都需要测量队员背到顶峰。

此次测量中应用了更多技术,这也就意味着更多仪器,包括GNSS接收机、雪深雷达、气象测量和觇标等,都需要由人携带至顶峰。

当然这一切都要看天公的面子。5月以来,每天下午四点钟,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都会飘起雪花,这也让前进之路变得艰难——新雪浮在陈雪上来不及凝固,不仅道路变得湿滑,还随时有雪崩的风险。

大风让通往顶峰的路则更加艰难。5月25日,在海拔7790米的大风口,队员们甚至无法正常前行,只能趴在路线上慢慢前进。在抵达C2营地之后,他们花了一个小时也没能把帐篷搭起来,只能抱着石头趴下躲避。

后来,他们艰难地搭起7顶帐篷,3个人在一顶里,抓着杆子坐着以防帐篷被风破坏。风力直到26日清晨5时才减弱。

02

////“矮”了3.7米

5月9日天晴风静,珠峰顶上没有一缕云。记者王少勇看到一架飞机从蓝天飞过,“如鹰一般”。

那是中国地质调查局的“航空地质一号”。它搭载着测量设备,从海拔9800米—10250米的高空飞过,将珠峰地区大地水准面精度从米级提高到厘米级。这是中国***在珠峰区域开展航空重力和遥感综合调查。

不止如此,这次测量还应用了雪深雷达,可以准确探知冰雪层的厚度;GNSS技术则通过运用北斗卫星系统来提高测量精度,最多可一次连接44颗卫星。

这一次的交会点选择,同样显示出追求精度的决心。例如六个交会点之一的西绒交会点,站在那里可以清楚地看见珠峰峰顶。这可以保证精度,却意味着巨大的风险——从二本营走到这个交会点,全程没有路,只有乱石、冰川和陡坡,途中一个巨大的冰川断裂带,“近乎80度的陡坡,全是松动的石头,几乎望不到尽头”。

显然,测量队希望更加精准地测出珠峰的高度。

此前,虽说珠峰的身高一直在884X左右徘徊,但具体数字一直是个谜:1952年,英国***公布珠峰是世界***峰,高度为8839.8米;1954年,印度通过南坡测量,结果为8847.6米——根据《***地理》的说法,这也是珠峰“8848”数字的来源;1999年,美国人的测量结果是8849.75米,为学界所公认。

过去的45年间,中国也为珠峰做过两次高程测量,但数字并不一致。1975年公布的测量数据是8848.13米,而2005年公布的数据则是8844.43米。两个数字,珠峰这20年“矮”了3.7米。

数字背后,源于珠峰自身的变化,这也意味着每次测量只不过是它的快照:一方面,强烈的造山运动使喜马拉雅山地区受挤压而猛烈抬升,平均每一万年大约升高20~30米,而这意味着珠峰随之水涨船高。根据2015年***测绘地理信息局给出的信息,珠峰在2005年到2015年10年间,珠峰地区以每年约0.3厘米的速度上升,10年来上升了约3厘米。

地震则在短时间内改变高度——1934年发生在尼泊尔的地震,震中离珠峰只有9.5公里,珠峰因此“矮”了约63厘米。2015年4月,尼泊尔又遭遇8.1级大地震,发生地点远在200公里以外。有学者利用卫星遥感数据研究珠峰高度,结果表明珠峰高度有一定程度的下降。但遥感手段监测珠峰高程变化精度低,那次地震对珠峰的身高到底造成什么影响,怕是要等这次测量完成才会得出结论。

2015年4月26日珠穆朗玛峰基地营,救援人员带伤患搭直升机离开。(ROBERTO SCHMIDT/AFP/Getty Images)

气候变暖使得冰川融化,亦可能造成珠峰变矮。整个喜马拉雅山地区的植被覆盖率在提高——2005年的测量数据公布后,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俊勇说,部分原因便是珠峰冰雪层的厚度总体上呈现变薄的趋势,而从1975年至2005年,珠峰的高程“矮”了0.3米—0.4米。

测量起点的不同,同样会造成数字上的差异。中国一向采用的是黄海标准,而印度采用印度洋标准。不同海域的海平面高度是不一样的。起算面也会随着时间和测量技术而改变。中国2005年的起算面,就比1975年提升了约0.7—0.8米,让珠峰直接矮了0.7—0.8米。

各国使用的测量方式也会导致结果不同。其中精度***的是气压高程测量,原理是根据大气压力随高程变化的规律,受气象变化影响大。20世纪初,国外科学家就用气压的方法测出过8882米的珠峰高度,偏差可见一斑。

而三角高程测量相对准确,不过亦受到测量位置的影响。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初,英属印度测量局在印度境内采用三角大地测量法对珠峰进行遥测,并公布8840米的数据。

这一数值没有打消人们对珠峰的好奇心,反而更激起了各国挑战和测量珠峰的热情。来自印度、法国的测绘队随即跟上,测量珠峰高度,但并未公布数值。1952年到1954年,印度测量局征得尼泊尔同意,把三角测量推进到尼泊尔境内。由于周密地考虑了大气折射和垂线偏差的影响,测量结果也比较准确——最终测得8847.6的结果也被各国所使用。

哪怕是三角高程,精度也要依赖细节。在1975年5月27日,中国登山队***将觇标带至珠峰顶峰。这个3米高的红色牌子立在珠峰之巅,距珠峰顶7—20公里、海拔5600—6300米,10个三角点上10部经纬仪同时瞄向珠峰。

后来,根据三角高程测量原理,专家推算出珠峰高程为8848.13米。而登山人员在1975年立起的3.51米高的红色金属觇标***地留在珠峰峰顶,并成为许多登顶人员合影留念的对象,直到为冰雪覆盖。

03////“光荣而重大的政治任务”

“父母要定期给自己不断成长的子女量量身高,是理所应当的。人类要不断深入地认识自然,中国人要不断深入地认识自己的国土。”大地测量学家陈俊勇曾这样解释测量珠峰的理由。

显然,除去科研价值外,珠峰测量被赋予了很高的政治意义。

2005年测量后,完成任务的队员们遇到一位上海的老人。他得知队员的身份后,“神情凝重地给所有队员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”,并激动地喊到“珠峰在我们***境内,为什么要让外国人说三道四?应该由我们中国人来测量, 应该由我们中国人说了算!”

这个民族主义的故事自***次测量时便已经存在——1960年,中国人为宣示主权而与印度人从南北坡同时出发,中国人顺利登顶。由于当时未留下影像资料,这次登顶并没有得到国际认可。于是1975年的测量多了一重意义,即拍摄中国人的登顶过程,留下证据。

1999年,美国人开启了“千禧年珠峰测量”计划。作为合作方,中国学者在北坡脚下给予协助。6个月后,计划的总策划人宣布测量结果为8850米。这个结果被***地理学会接受,总策划人则向路透社称这一结果“得到了中国***测绘局‘热情的承认’”。

但是,***测绘局只是把这个数值视为“科研成果”,中国政府也没有正式承认“8850米”。

南坡的攀登之路

四年之后,意大利的入局推动了中国的再次测量。2004年5月,意大利的一支登山队从尼泊尔境内的南坡登顶。一个月后,***基础地理信息中心的***工程师张江齐收到一封信,信件由意大利测量队的成员发出,称“最终是要得出精确度超越前人的珠峰海拔高程”。后来,意大利公布了测量结果——8848.36米的雪顶高和8845.32米的岩高。

这个数据甚至未在中文媒体里留下任何痕迹。同年,张江齐所在的专家组开始着手准备2005年珠峰高程测量的任务,并公布了8844的岩高。

尼泊尔也同样不认同中国的数据——这一珠峰南侧的邻居更希望将积雪也纳入高程。《纽约时报》报道称,尼泊尔登山协会前会长石耳巴(Ang Tshering Sherpa)说,中国所给出的岩基数据降低了珠峰的身高,从而使得写在登顶证书上的数字变小,会降低登山者的登顶意愿。

对尼泊尔来说,这显然不是小事。成熟的产业链和更安全的路线让南坡远比北坡受攀登者欢迎,尼泊尔人对珠峰登顶的依赖程度也远高于中国人——仅2019年5月22日一天,就有超过200位登山者成功从南坡登上了珠峰。在登顶以前,每一名登山者都要向尼泊尔政府交纳1.1万美元的注册费,2千美元的修路费和综合联络费,并向商业登山公司交纳约4.59万美元一人的登山费。

2010年,尼泊尔和中国之间的争议落地,双方决定互相承认对方的算法,即山顶岩层高度为2005年中国研究人员测量的8844.43米;积雪高度为1954年印度测量、尼泊尔长期认定的8848米。

而这一次的测量,也被认为是中尼两国在珠峰高程问题上的新推进。据2019年10月13日发布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尼泊尔联合声明》,双方将共同宣布珠峰高程并开展科研合作。

这被视作是两国在多年针对珠峰高程争议上的巨大进步。而次年4月30日,中国正式启动2020珠峰高程测量,并认为“此次珠峰高程测量是发展两国友谊的新举措”。在开营仪式上,李国鹏说,这是一项“光荣而重大的政治任务”。

出征前一晚,他说,“等任务完成了,我再刮胡子。”

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出发现场(图源:新华社)

他和队员们在5月6日一个晴朗的下午出发,珠峰在远处清晰可见。3天之后,因为雪崩的风险,指挥部要求全体队员下撤大本营。

5月16日下午,队员们再次返回大本营,召开动员大会,重新冲顶珠峰,5天之后,由于积雪过深,冲顶队员再次下撤。

现在,李国鹏终于可以刮胡子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8848.86米:恭喜珠峰,你长高了! 无人机航拍珠穆朗玛峰

浏览: 发表时间:2020-12-09 13:02:20

据新华社消息,12月8日,我国与尼泊尔共同宣布珠穆朗玛峰的***高程——8848.86米。珠峰身高就此改写。珠峰为什么要靠“人肉”测量?测量珠峰有着怎样的科研价值,又被赋予了哪些政治意义?在5月27日的这篇文章中,我们做出了解答。

第三次冲顶终于成功。8个攻顶登山队员们在5月27日上午11时整登上珠峰之巅。顶峰在云雾里时隐时现。

这并非普通登山队,而是由专业登山运动员和自然资源部***大地测量队的测绘人员构成的测量登山队。他们穿着红色的登山装,登山包里分装重达15公斤的测量仪器,在珠峰顶端立起红色的觇标。

距离印度人***次从南坡测量珠峰65年,中国人***次从北坡测量45周年之后,中国测量登山队再次为珠峰量身高。

可是这个过程并不顺利,刚到珠峰大本营,随队人员就陆续出现高反——头痛欲裂、心跳不止,几乎只能靠左手吸烟、右手吸氧来缓解,症状严重的甚至直接被送去医院。即便是经过训练的测量队员们也并不好过,有人在大本营弯腰低头捡东西都会头晕,另一个队员在二本营时血压超过200,不得不直接撤回。同时,印度洋的水汽攀上海拔6000米的高山,雪不停落,雪崩、落石和狂风使前进之路阻力重重,他们在出发之后两次回撤。

测量并未因此停滞,更何况5月是珠峰天气***的时候。5月24日,冲顶组部分人员从海拔6500米的珠峰前进营地出发,开启第3次冲顶测量尝试。

01////为什么要靠“人肉”测量

珠峰依然高峨静默,但它已不再寂寞。美国人乔恩·科莱考尔在《进入空气稀薄地带》一书中描述,“珠穆朗玛峰一直如磁石般吸引着疯子、爱出风头的人、无望的浪漫主义者和那些对现实举棋不定的人。”的确,往年每到这个季节,都会有十几到二十几支外国登山队在大本营驻扎——整个山谷会搭满帐篷,俄罗斯团队的西餐好吃,美国团队会在帐篷里设酒吧。而今年受疫情影响,只有中国的队伍驻扎在这里。

在大本营,可以看见这15年来珠峰登顶条件的改善:这里有临时医疗点和高压氧舱;每隔2—3天会有车运送蔬菜、水果和肉类;在商业登山的驻扎点,有集装箱式的抽水马桶;尽管供电断断续续,但还是勉强可以打开取暖器取暖;甚至连台球案子都被搬上了珠峰。

但大本营外的世界依然严酷。

目前,珠峰脚下除大本营外的五个交会点上各驻守着两名测量员。好几个交会点连一块搭小帐篷的平地都找不着,测量员只能睡在斜坡的雪窝中。点位上没有电,没有水,风大,寒冷,只能喝煮过的雪水,吃方便面、卤蛋和压缩饼干。一位名叫张兆义的队员借着往来大本营和二本营的机会,在背包里塞满给兄弟的给养。

尽管这些年来珠峰商业化十分成功,换句话说,哪怕是一个业余的有钱人,通过训练,成功登顶珠峰不再是太难的事。但从另一个角度说,攀登珠峰的实质从未改变。但凡踏足这里,就意味着要承受巨大的生理不适。大本营附近,空气里的含氧量只有海平面的50%左右,在8000米以上高海拔区域,这个数字降为三分之一。

大脑功能会随着血氧含量降低而下降,“从内而外揪拽,刺痛,生无可恋的那种头疼。”一位登上珠峰的人曾如是描述。而肺部由于血管的急剧收缩而肿胀,心脏为了供氧而超负荷工作,如同鸣冤的大鼓一般敲打。血液转移向肌肉,消化道开始缺氧,81%的登山者因此产生反胃或呕吐的反应。

测量队则面临着比一般攀登者更重的负担——在4月时的前期测量里,每人每天要背负15公斤的仪器设备和给养,包括测距仪、重力仪、觇标等。

也因此,在队员们出发之前,外界提到最多的问题,就是为什么都到2020年了,在有卫星遥感影像、无人机等技术的今天,测量珠峰依然要靠人爬。

对于这一问题,国测一大队队长李国鹏的解释是,珠峰峰顶气流不稳定、多大风、气温低,测量型无人机目前尚无法在峰顶飞行,也尚无机器人顶峰作业经历。而卫星遥感影像技术目前主要用于地表的监测,获取地表位置的信息。然而从高程测量的角度来说,它的精度只有两米左右,不能达到测量要求。

外界提出的直升机空降则更不可能:珠峰顶上的地方非常小,飞机是不能降落的,那只能飞机让测量人员和设备空降。然而运动过程中,飞机的螺旋引起的风有可能引起冰雪的崩塌。

而且无人机和卫星遥感影像技术可以测量的是雪面高度,而人工到峰顶,则可以检测出冰雪的深度。无论是1975年的人工插杆还是2005年的雪深雷达,都需要测量队员背到顶峰。

此次测量中应用了更多技术,这也就意味着更多仪器,包括GNSS接收机、雪深雷达、气象测量和觇标等,都需要由人携带至顶峰。

当然这一切都要看天公的面子。5月以来,每天下午四点钟,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都会飘起雪花,这也让前进之路变得艰难——新雪浮在陈雪上来不及凝固,不仅道路变得湿滑,还随时有雪崩的风险。

大风让通往顶峰的路则更加艰难。5月25日,在海拔7790米的大风口,队员们甚至无法正常前行,只能趴在路线上慢慢前进。在抵达C2营地之后,他们花了一个小时也没能把帐篷搭起来,只能抱着石头趴下躲避。

后来,他们艰难地搭起7顶帐篷,3个人在一顶里,抓着杆子坐着以防帐篷被风破坏。风力直到26日清晨5时才减弱。

02

////“矮”了3.7米

5月9日天晴风静,珠峰顶上没有一缕云。记者王少勇看到一架飞机从蓝天飞过,“如鹰一般”。

那是中国地质调查局的“航空地质一号”。它搭载着测量设备,从海拔9800米—10250米的高空飞过,将珠峰地区大地水准面精度从米级提高到厘米级。这是中国***在珠峰区域开展航空重力和遥感综合调查。

不止如此,这次测量还应用了雪深雷达,可以准确探知冰雪层的厚度;GNSS技术则通过运用北斗卫星系统来提高测量精度,最多可一次连接44颗卫星。

这一次的交会点选择,同样显示出追求精度的决心。例如六个交会点之一的西绒交会点,站在那里可以清楚地看见珠峰峰顶。这可以保证精度,却意味着巨大的风险——从二本营走到这个交会点,全程没有路,只有乱石、冰川和陡坡,途中一个巨大的冰川断裂带,“近乎80度的陡坡,全是松动的石头,几乎望不到尽头”。

显然,测量队希望更加精准地测出珠峰的高度。

此前,虽说珠峰的身高一直在884X左右徘徊,但具体数字一直是个谜:1952年,英国***公布珠峰是世界***峰,高度为8839.8米;1954年,印度通过南坡测量,结果为8847.6米——根据《***地理》的说法,这也是珠峰“8848”数字的来源;1999年,美国人的测量结果是8849.75米,为学界所公认。

过去的45年间,中国也为珠峰做过两次高程测量,但数字并不一致。1975年公布的测量数据是8848.13米,而2005年公布的数据则是8844.43米。两个数字,珠峰这20年“矮”了3.7米。

数字背后,源于珠峰自身的变化,这也意味着每次测量只不过是它的快照:一方面,强烈的造山运动使喜马拉雅山地区受挤压而猛烈抬升,平均每一万年大约升高20~30米,而这意味着珠峰随之水涨船高。根据2015年***测绘地理信息局给出的信息,珠峰在2005年到2015年10年间,珠峰地区以每年约0.3厘米的速度上升,10年来上升了约3厘米。

地震则在短时间内改变高度——1934年发生在尼泊尔的地震,震中离珠峰只有9.5公里,珠峰因此“矮”了约63厘米。2015年4月,尼泊尔又遭遇8.1级大地震,发生地点远在200公里以外。有学者利用卫星遥感数据研究珠峰高度,结果表明珠峰高度有一定程度的下降。但遥感手段监测珠峰高程变化精度低,那次地震对珠峰的身高到底造成什么影响,怕是要等这次测量完成才会得出结论。

2015年4月26日珠穆朗玛峰基地营,救援人员带伤患搭直升机离开。(ROBERTO SCHMIDT/AFP/Getty Images)

气候变暖使得冰川融化,亦可能造成珠峰变矮。整个喜马拉雅山地区的植被覆盖率在提高——2005年的测量数据公布后,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俊勇说,部分原因便是珠峰冰雪层的厚度总体上呈现变薄的趋势,而从1975年至2005年,珠峰的高程“矮”了0.3米—0.4米。

测量起点的不同,同样会造成数字上的差异。中国一向采用的是黄海标准,而印度采用印度洋标准。不同海域的海平面高度是不一样的。起算面也会随着时间和测量技术而改变。中国2005年的起算面,就比1975年提升了约0.7—0.8米,让珠峰直接矮了0.7—0.8米。

各国使用的测量方式也会导致结果不同。其中精度***的是气压高程测量,原理是根据大气压力随高程变化的规律,受气象变化影响大。20世纪初,国外科学家就用气压的方法测出过8882米的珠峰高度,偏差可见一斑。

而三角高程测量相对准确,不过亦受到测量位置的影响。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初,英属印度测量局在印度境内采用三角大地测量法对珠峰进行遥测,并公布8840米的数据。

这一数值没有打消人们对珠峰的好奇心,反而更激起了各国挑战和测量珠峰的热情。来自印度、法国的测绘队随即跟上,测量珠峰高度,但并未公布数值。1952年到1954年,印度测量局征得尼泊尔同意,把三角测量推进到尼泊尔境内。由于周密地考虑了大气折射和垂线偏差的影响,测量结果也比较准确——最终测得8847.6的结果也被各国所使用。

哪怕是三角高程,精度也要依赖细节。在1975年5月27日,中国登山队***将觇标带至珠峰顶峰。这个3米高的红色牌子立在珠峰之巅,距珠峰顶7—20公里、海拔5600—6300米,10个三角点上10部经纬仪同时瞄向珠峰。

后来,根据三角高程测量原理,专家推算出珠峰高程为8848.13米。而登山人员在1975年立起的3.51米高的红色金属觇标***地留在珠峰峰顶,并成为许多登顶人员合影留念的对象,直到为冰雪覆盖。

03////“光荣而重大的政治任务”

“父母要定期给自己不断成长的子女量量身高,是理所应当的。人类要不断深入地认识自然,中国人要不断深入地认识自己的国土。”大地测量学家陈俊勇曾这样解释测量珠峰的理由。

显然,除去科研价值外,珠峰测量被赋予了很高的政治意义。

2005年测量后,完成任务的队员们遇到一位上海的老人。他得知队员的身份后,“神情凝重地给所有队员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”,并激动地喊到“珠峰在我们***境内,为什么要让外国人说三道四?应该由我们中国人来测量, 应该由我们中国人说了算!”

这个民族主义的故事自***次测量时便已经存在——1960年,中国人为宣示主权而与印度人从南北坡同时出发,中国人顺利登顶。由于当时未留下影像资料,这次登顶并没有得到国际认可。于是1975年的测量多了一重意义,即拍摄中国人的登顶过程,留下证据。

1999年,美国人开启了“千禧年珠峰测量”计划。作为合作方,中国学者在北坡脚下给予协助。6个月后,计划的总策划人宣布测量结果为8850米。这个结果被***地理学会接受,总策划人则向路透社称这一结果“得到了中国***测绘局‘热情的承认’”。

但是,***测绘局只是把这个数值视为“科研成果”,中国政府也没有正式承认“8850米”。

南坡的攀登之路

四年之后,意大利的入局推动了中国的再次测量。2004年5月,意大利的一支登山队从尼泊尔境内的南坡登顶。一个月后,***基础地理信息中心的***工程师张江齐收到一封信,信件由意大利测量队的成员发出,称“最终是要得出精确度超越前人的珠峰海拔高程”。后来,意大利公布了测量结果——8848.36米的雪顶高和8845.32米的岩高。

这个数据甚至未在中文媒体里留下任何痕迹。同年,张江齐所在的专家组开始着手准备2005年珠峰高程测量的任务,并公布了8844的岩高。

尼泊尔也同样不认同中国的数据——这一珠峰南侧的邻居更希望将积雪也纳入高程。《纽约时报》报道称,尼泊尔登山协会前会长石耳巴(Ang Tshering Sherpa)说,中国所给出的岩基数据降低了珠峰的身高,从而使得写在登顶证书上的数字变小,会降低登山者的登顶意愿。

对尼泊尔来说,这显然不是小事。成熟的产业链和更安全的路线让南坡远比北坡受攀登者欢迎,尼泊尔人对珠峰登顶的依赖程度也远高于中国人——仅2019年5月22日一天,就有超过200位登山者成功从南坡登上了珠峰。在登顶以前,每一名登山者都要向尼泊尔政府交纳1.1万美元的注册费,2千美元的修路费和综合联络费,并向商业登山公司交纳约4.59万美元一人的登山费。

2010年,尼泊尔和中国之间的争议落地,双方决定互相承认对方的算法,即山顶岩层高度为2005年中国研究人员测量的8844.43米;积雪高度为1954年印度测量、尼泊尔长期认定的8848米。

而这一次的测量,也被认为是中尼两国在珠峰高程问题上的新推进。据2019年10月13日发布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尼泊尔联合声明》,双方将共同宣布珠峰高程并开展科研合作。

这被视作是两国在多年针对珠峰高程争议上的巨大进步。而次年4月30日,中国正式启动2020珠峰高程测量,并认为“此次珠峰高程测量是发展两国友谊的新举措”。在开营仪式上,李国鹏说,这是一项“光荣而重大的政治任务”。

出征前一晚,他说,“等任务完成了,我再刮胡子。”

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出发现场(图源:新华社)

他和队员们在5月6日一个晴朗的下午出发,珠峰在远处清晰可见。3天之后,因为雪崩的风险,指挥部要求全体队员下撤大本营。

5月16日下午,队员们再次返回大本营,召开动员大会,重新冲顶珠峰,5天之后,由于积雪过深,冲顶队员再次下撤。

现在,李国鹏终于可以刮胡子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使用企业微信
“扫一扫”加入群聊
复制成功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我知道了